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齐神录12集

怎么可以停在最精彩的地方!!!!!!

任总还没和慕容老头打起来!

苍狼还没和慕容老头打起来!

狼主惊喜感动的“藏A!”我还没听过瘾!

任sir还没从“任娃儿”反应过来😂感觉任sir听到后脸都黑了😂

我好想藏A啊!!!!!!!!想熊抱他!!!!!

丁凌霜不三字癖了,女音让人愣了一下😄


为什么而亡

浪里歌/甘无恨——情义

伏夜欲娇娘/天紫漪——自由,希望

人觉非常君——平等

迹君云徽子——理想(包含很多很多很多……)

我不敢说话了😭上一条被屏蔽了


编剧的刀我的泪

       伏夜娘娘成为正道栋梁了呢,她替佛剑撑伞,佛剑说她心中有佛,说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对话中总能感觉到一丝情意。希望伏夜娘娘不要凉。

       小默云的衣冠冢陪着剑宿了,或者应该说,小默云有剑宿陪着了,这个时候有安静的地方,有时间给他立衣冠冢的人只有剑宿了。那个悼文啊……奉天逍遥还不知道他们的小师弟不在了……

       寻梦儿真的被杀了吗?我还怀抱着一点点希望


我大概是找到浮动山城线编剧的灵感来源了😂因为我看见了一个名字,沈既济,唐朝史官,用史传文学经验写唐传奇的作家,唐传奇的名作《枕中记》就是他的作品,啊,既济,一看见这两个字我就想起了浮动山城的既济,而《枕中记》正是以梦为引,给人启发的。

感觉每天看专一就像在寻宝一样,总能和剧情找到联系。

啊,今天还看到了乐天的弟弟白行简,本来听人说白行简是个闷不吭声做大事的人,我还不明白,直到今天😂 敦煌石窟里发现的闻名世界的那本书😂😂😂乐天你竟然有这样一个弟弟😂😂😂😂


竟然是这样的白居易😂

今晚的更新让人忍不住想贺绍鸿x凌绝顶,而且是开车😂😂😂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病娇囚禁的设定啊。凌绝顶的偶好精致啊,这么个剑界铸界鼎鼎大名本该意气风发的美人被徒弟伤的开口闭口老了,怕被气死,吐个血,喝个酒,花个眼,拉个手,对着钗公鸿儿鸿儿的,反应过来不是徒弟手就放开了,连离开囚禁他的地方的心思都没有了。

贺绍鸿就想让师父能认可他一些,得不到,好了,断情绝义(绝就怪了,一百八十年,把一座山挖空了,用铁汁浇铸了个十丈厚的牢笼,里面一草一木建的跟剑庐一样样的(那是十丈厚啊喂,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噫


温皇x香独秀的可能性?

还没看到香独秀的剧情,对他的囧只了解龙宿对他很无奈,他把慕容情当女孩子追,是澡王,还没上任就迟到然后被贬职,脑回路和常人不一样,当小二时给客人上的是自己认为好吃而不是客人点的菜。
刚才又看到温皇作天作地的小故事,就在想温皇x香独秀的可能性😂他俩如果遇到不知道谁先抓狂😂还是等我补到再下结论吧(→_→可不是一个小工程啊,你不是还在天阙?)

齐神录第六集

这两次的更新时间都很足啊,第六集有一个半小时。
任总和慕容烟雨没有打起来。
冷秋颜也太可爱了叭!!!!!!!!
小冷和地宿相处也太可爱了叭!!!!
“你走,今天你走出这个门,明天的不夜长河我可不确定会怎样😂”
“我五岁你捡到我,我看你一步步成长,我也不能一直照顾你,你总要一个人成长😂😂😂”(地宿:等等,哪里不对,我怎么感觉怪怪)
“我要请假,一个月”
我爱小冷😉😉😉
榕桂菲真正喜欢苍狼的吧,婚约取消后哭了呢。
下一集军长会和风铃一刀声比试吧。

【意默】一片孤云谁与朋

三川:

*cp预警,国际冷坑,踩雷勿入


*高发髻老年组,预警已标,万勿自损


*ooc到变形


 


 


(1)


 


他与默云徽同居方满了一载。


 


清淡素静的日子,就像流水般,四季轮转,倏忽转瞬,不过春可廊下新茶冲雨露,夏有冰晶镇甜瓜,秋枕锦褥卧听雨打残荷,冬时就学百姓家,捧温汤,赏雪鉴天光。


 


美则美,在旁人看来,却委实淡了些。然而处于其中的二位并不觉得,尘外孤标独自过惯了,常常会忘了屋中还有一个大活人,由此亦可见,云尊的存在感有多低弱。


 


其实也不是没有交流,不过早起一声问候,晚睡一声问候,两人都辟谷多年,少了一日三餐,还省了三遍的关怀。


 


至多,就是下棋和喝茶,清谈几句,像以往合作过的正道,到底是一时聚,也许很快就会散了。虽说他们因种种原因短时间散不了,能维系的关系,也就是到这一步。


 


绝代剑宿的好友那样少,知心的十根手指掐算得过来,他欣赏某某,某某崇拜他,于某某无甚关系,于他同样。


 


小辈里,云徽子是不错的,他曾经的地位和后来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他坚毅、顽强、知礼、为苦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是澡雪的恩师——这是意琦行对他全部的认知。


 


只是有的时候,意琦行又觉得云徽子过于老成了。


 


酒不是不沾,三杯即止,笑话不是不听,笑过便收,武不拔剑,文不多言,不喜欢睡觉,不爱动,安静坐在廊下几个时辰,就看着院子里的树一片一片往下落叶子。


 


后来某天意琦行才发现,云徽子居然用仙气养着这几棵树,让它们四季不败,却维系着初时的凋敝,会落叶子,日落夜落,终于把院子那一块空地落满了。


 


在意琦行漫长的时间里,一些概念被强化,一些概念被淡去,比如庭院的堆积物,只要不散发奇怪的气味,慢慢的就会消失不见,他平时也不常去院子,云徽子似乎也是在风廊就停步。


 


叶子越堆越多,越堆越多……


 


每月末,意琦行就会出趟门,为期三天,谁也不知他出门去了哪儿,见了什么人,云徽子从来不问,他总是把自己放在恰到好处位置。


 


但在某个月末,尘外孤标回来早了。


 


然后他就看见云尊在叶子堆里打滚……


 


打滚……


 


滚……


 


少年的面容,银白的发,枯黄的叶拥挤着发出酥脆的窸窣声,安宁的庭院倏然活了过来,一代掌门衣衫凌乱,他用袖子拂扫着叶子,掬一捧水般将它们高高扬起,抬头望着纷纷扬扬的旋落,他就这样一个人闹着,最后竟像体力不支,猛地向前扑倒,意琦行迅速踏出半步,却见他双手一撑,与此同时,耳边响起的是低低的含糊的笑声。


 


意琦行隐去了身形,他知道,这时不该露面。


 


等到他该回转的日子,意琦行淡然归家,默云徽躺在风廊他那把椅子上,红桌一杯清茶,见他回来,站起身问候,衣衫整洁,发丝纤毫不乱。


 


就像是蓦然窥见了旁人的秘密,且这秘密不是什么武林大事,关乎存亡,但撇开那些浩浩荡荡的所谓要紧事,这种纤细的、敏感的、微不足道的东西,又多了几分不一样的意味。


 


剑宿开始有意无意的,留心这昔日掌门。


 


 


(2)


 


默云徽起初知晓他要和这位名头挺大的剑者共居时,苦恼大于喜悦。


 


他在九万里高空待了无数的日月,差童子去苦境购置的书本一捆捆送来,他们仙门有满满一柜子专门来放记录苦境大事的书,这些由苦境笔者撰写的纪实书更像是话本子,爱恨、恩仇、聚散,书写分明,他在剑的传说中知悉了意琦行。


 


他读到了他的孤高凌云谁与朋,读到了他的意行千里论春秋,还有那些傲然脱俗,红炉点雪,情义与傲骨,欢笑与悲痛。他卷着这册书在云海仙门的亭阁中,反反复复,默背着宋名士对楚襄王曰:“夫圣人瑰意琦行,超然独处,夫世俗之民,又安知臣之所为哉?”


 


那是典籍里,他独钟爱的一段。


 


远处的剑坪上有两个少年乘月色练剑,剑音铿锵,笑声爽朗。


 


他终究是融不进去的。


 


而书中绝代剑宿和他好友们的快意,他们的把酒言欢,他们相知相惜,统统与默云徽——这云门仙者无关,他融不进去,且无能融于其中。


 


仙门小师姐说,小默云,你别难过,你还小,师兄们不带你玩儿,你以后会有自己好友,我们都喜欢你,你未来的好友也会喜欢你,你从来不会孤单。


 


当云徽子独自一人站在浩渺万里之上的崖边,那只束缚仙门千万载的鲲鹏化形而出,深蓝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云鲸站在他身旁,悲凉地笑道:“云尊,我们是一样的。”


 


我们是一样的,孤寂的——飞在天上的鱼。


 


在云海仙门的时候,他喜欢树木永无止境的落叶,他练累了掌功,或读倦了书册,就昏昏睡去,一片又一片的叶子将他淹埋。其实,起初他不喜欢,也不讨厌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安宁罢了,可当他连发丝和衣袖都沾染了烽火,他深深迷恋上了那空空落落的快乐。


 


他以为自己回不去了,没有机会了,他落下的唯一办法,就是身死魂灭。


 


可谁知道啊谁知道,他竟还有命活到隐退,还是和剑宿隐退,可见天命奇妙之处,亦可见得世事无常之处。


 


只是……最近的剑宿,似乎有些不大对劲。


 


 


(3)


 


不知是不是错觉,剑宿眼中那看稀罕物种,又端着孤高绝代的脸色,有些许……


 


默云徽暗自笑起脑中浮出的词汇,觉得自己闲的发毛,确实逾越过了。


 


反观剑宿,一年前,意琦行就知晓他本名为“默云徽”,二者之间却素来以“云徽子”与“剑宿”相称,云徽子是成熟稳重,内敛压抑的人,那么……默云徽呢?


 


那个在叶堆里打滚的孩子,才是默云徽?


 


他在观察他,反正时间富裕,岁月堪磨,他慢慢发现了许多。


 


比如默云徽郁闷时会下意识鼓起腮帮子,但瞬息就会收去,默云徽挺喜欢吃糯米做的食物,他师兄们来看他总是给他买粽子。再比如他梳头发的技术真不赖,自己能借术法就借,他竟真的是自己一缕一缕辫上去的,虽然在固定高冠的时候同样十分崩溃就是了。


 


就在两人相安无事又过了半月,在某个起风的夜,隔壁房传来了好大的一声动静。


 


先天人,扛过大风大浪,身上有个把旧伤隐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意琦行扶他运功救治时探遍云尊筋脉,损伤不算很重,至少比他以前好友们和自己受过的,要轻上一些,但一个问题是……默云徽才多大。


 


不是要说按年纪来衡量伤势和能力,江湖有的是小小年纪杀出条血路的人,只是默云徽从前养在仙门,才下来多久,就整出这遍体鳞伤。如果换做旁人,怕会说他一声过于拼命,亦或赞他一声大义凛然,然而剑宿——有过失去的人,隐约懂得他心中所想。


 


默云徽是被催大的,他在师尊师兄的庇护下既定的人生方向就是教书育人,当不到掌门就当个云门仙者,四处走走也好,蜗居云海也罢,到底轮不到他来承担什么。


 


不能过分苛责一个曾不知苦楚的人不会坚强,也不该埋怨一个理想过于云淡风轻的人胸无大志,违背意愿的抉择,终是不大好受的。


 


这一点,意琦行比谁都清楚,他不会以自己的经历去类比默云徽,毕竟他们生活的环境,曾经的志向,都是不同的。


 


却都搅入了这浑浑一片的江湖。


 


(4)


 


默云徽醒过来的时候,眼底迷蒙如烟海,未过瞬息就清醒过来,这是他们这些马不停蹄为安定奔波的人的通性,他已然习得很好。默云徽礼貌克制地向他道谢,躺在床上如同一具硬邦邦的尸首,垂在床沿的白发柔顺且干净,他想起他曾见过这人一头黑发的样子。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规矩,白发才是先天人,天生的也就算了,后天变得也一抓一大把。


 


仔细算算,默云徽也活过了寻常百姓该活的年岁,从他立誓踏入苦境时,便已一朝铅华洗尽,他快马加鞭赶上了一干前辈,在他们这些人眼里,却还是小的,但真正抗邪祟的时候,他们又不能把他当做孩子。


 


或者说,忘了把他当做孩子。


 


没有一个孩子会理性到像是熟练操控全局已久,没有一个孩子会忍着内伤半声不吭,没有一个孩子会用那种……了无生意的眼神看向他。


 


绝代剑宿见过太多蓬勃的生命,他知道生命的花朵如何瞬间凋亡,可原来生命也会一瓣一瓣的枯死。


 


默云徽的成长过于急促,比较于剑宿的阅历,他不是最惨烈的一个,他比很多人都幸运,至少有过多年的安定,和一出生就在风雨飘摇的苦境存活的人不能并语。


 


然而,惨烈从来不能对比惨烈。


 


他追根寻源,尘外孤标的思维缜密,他估量一番,默云徽的成长怕是在师兄陨亡,到立誓入世之间,恐不会超过一日。


 


短短一日,他真正担当起了一代掌门责任,同时肩上扛了人命。


 


他的理想太避世,像是要求一个喜欢练武的人去对诗,剑宿有江湖风骨,一剑荡平污气浊土,默云徽则不是这样,他冲着报仇去,冲着师兄们家园圆满的理想去,他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死去的。


 


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立鲜活的,剑宿还未见过这般的生命。他坐在离默云徽一臂的距离外,不知从何说起。


 


 


(5)


 


默云徽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剑宿还在,惊讶于原来苏醒后床边有人等着,是如此柔软的事情。随之,他为自己这一丁点的触动而愈发懊恼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责任嘛——明明也是挺喜欢剑宿的,明明他现在能倒着默写宋名士的句子,却还在拉开距离,还在礼数周全。


 


真是再受不了一丝一毫的打击,默云徽自我反省,他的师兄们,剑宿,还有其他武林豪侠,都太容易……容易离开了。


 


他们有所牵绊,彼此牵绊,当他们为彼此而丧失理智,为他人而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时,他没有这样的一个牵绊,没有牵绊,就是能理性安慰人的云尊,是可以放心依靠的仙门掌门,是可以托付后事的正道。


 


偌大武林,大家都不错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变成永远留下的那个人。


 


他不喜喝酒,酒和死过于相近,他一个人喝够了酒。


 


坐在床头的剑宿手里有一叠纸,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见默云徽醒了,举起第一张,上头是绝代剑宿独有的笔迹。


 


默云徽怔怔盯着那纸,意琦行确定他看全了,顺其自然换了一张。


 


然后再换一张,又换一张。


 


最后一张取下时,剑宿单指点向默云徽眉心,后者倏然睁大双眼,区别于仙门功法的气劲流便全身,他铺在枕上的白发眨眼间犹如墨染。


 


意琦行挺满意,面无表情走了。


 


第二天,默云徽肚子饿了,非常饿。他爬起来找吃的,刚一进厅堂,就被桌上十几个粽子吸引了视线。


 


意琦行指了指左边孤零零的一个,说:“甜的。”指了指右边的一堆,说:“咸的。”再点了点中间那形状古怪的两个,说:“酸的和辣的。”顿了一顿,又极力推荐了那一堆:“这里面有肉陷。”


 


“……”


 


肉粽子配茶,滋味酸爽。


 


默云徽咬了口粽子,味道意外的好,果然活久了一些技能就慢慢点亮,他们一个咬粽子一个喝茶,仅闻粽叶的摩挲声和茶盖碰杯的声音,默云徽吃了三个还没饱,伸手又要去拿,意琦行轻描淡写说道:“会积食。”


 


“恩。”默云徽收回手,又没了话。


 


次日,又到了月末,剑宿照例出门。


 


默云徽扑回了叶子堆,他被封了功体用剑宿的法子调养,此时这样子倒像是一幅真正的肉体凡胎,容易疲倦,感知自然不再通过功法,而是简单的触碰。他不觉得冷,就算是动用直接感官去体会四季更迭,也察觉不出温度。


 


于是他又睡着了,没有那些恢弘的东西,他太轻易会困倦。


 


意琦行在庭院里捡到了黑黑的云尊,成年男子的重量并不考验臂力,他人说白发如雪,一捧似银,然黑发缠卷,配着黑衣,却有不同的风骨——很少人能把黑色穿出少年感。


 


你有什么担心?剑宿说。


 


反正……吾没有那么容易就死,留不了你一个,你又有什么担心?剑宿想。


 


云尊的身体骤然紧绷。


 


你不是欺骗于我,一言九鼎,话不能乱讲。云徽子想。


 


恩。云徽子说。


 


 


(6)


 


澡雪来看两位师尊的时候,还没进门,吓了一大跳。


 


“嘶,轻点……”


 


“……这样?”


 


“痛!”


 


“等等,吾慢点……”


 


澡雪:我还是个孩子啊。


 


就在澡雪蹑手蹑脚开溜时,门内景象其实并不如他所想。


 


云尊头顶着个鸟窝般的发型,剑宿手里握着把梳子和绞下来的黑发,有些诧异:“刚才那高音是你发出的?”


 


默云徽:“幻觉。”接了一句:“散发也挺好的。”


 


“后脑勺会显高。”


 


“那扎马尾吧。”


 


“会显矮。”


 


“那怎么办……”


 


“容吾再练练。”


 


“拿自己的头练不行么。”


 


“我那个难度大。”


 


“……”


 


“好了。”剑宿僵硬着手把最后一根簪固定,满意道:“比昨天好。”


 


默云徽想,难不成要我和教门生一样夸奖:“好棒棒,每天进步一点点?”


 


“太显小了。”云尊道。


 


意琦行:“小一点好。”


 


风吹进了长廊,院中,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翩然落地,这永不止息的生命,来年仍会有嫩芽初萌,依然碧叶成新。


 


他收回目光,说:“小一点,小默云,吾挺喜欢的。”


 


 


 


 


 


 


————完————


 +++++++++++++++++++++++++++++++


自云海大鲸鱼后,又掉进了一个冷坑。)来自 @心灵检测官 的安利,添砖加瓦完毕,建设北大荒tag还是靠汝辈啊!


 


老意的剧情之前看过,很帅气,默云也非常喜欢,凑一起,脑补挺带感,写起来却ooc的我自己都发抖qwq


高发髻老年人组,老意的角色剖析路漫漫其修远,有的梗还不是很清楚嗳,有参考和询问,这篇还是默云的经历多一点,来自返璞大佬和显老小辈的友好(???)


 


都不是很善表达的人吧,超级想让默云大哭老意抱起来拍拍说有吾有吾,但那样……算了不敢想了还是喝茶喝茶(。)


 


啊——超冷的,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