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朝夕(二)【脑洞片段】【仲堃仪x艮墨池】

一个流水似的墨墨的一天


艮墨池在后院温书,这仲堃仪是知道的,但不意看到人以赭红的大袖遮着面,在仙人靠上小憩,竹简懒迤在地,白瓷盏里的石榴红的似血。

钉伤入骨,易招惹寒邪,秋老虎下当是极舒坦的。仲堃仪坐在日头烈的那一面,轻轻抚了抚他的鬓角。

“便快要瞧不见影儿了,不去看一眼吗?”仲堃仪用袖角给人拭额上的汗,声音也不是很大。

艮墨池在暖日下只觉寒气自骨缝中丝丝外泄,舒适的想要喟叹,先生的声音似天外飘来,迫自己轻轻甩了甩脑袋,然后坐起身来,再要站起来执弟子礼,就被先生按住了:“你有这个心便好,回答问题。”

艮墨池捡起竹简握在手中,道:“先生放心,”看见先生若有所思的侧脸,握紧了竹简,复道:“先生放心。”放心我是真心祝愿骆兄有共主亲迎出任新国副相,放心他年我重展抱负羽翼复振定不比他骆珉差!
那眼神似极了初见孟章的仲堃仪,竟还有光……

“好。”仲堃仪思索片刻,自石桌上端起瓷盏,捻起石榴来喂他。他不大习惯,面上有些飞霞,但还是顺遂的吃下了,一粒一粒……

“申时来煮茶,来时添件披风,莫忘了……”

酉时,艮墨池替先生上了灯,茶香满口,先生有训,准伏案参阅公孙先生的手札,焚香净手,不敢有丝毫怠慢。

戌时,与先生,同塌而眠……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