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朝夕(三)(上)与先生是如何到这一步的

艮墨池提着一盏风灯回到了枢居,开阳……破了。他盯着门前的八个灯笼,它们在夜里支楞着白光,像两根招魂幡。他站着,没立场进去。

骆珉安排他住的离仲堃仪极远,碳火、手炉、棉被都不曾亏待,艮墨池却想要走了,他的老师似乎从不想见他,五天了,每次提起总被骆珉转移了话题,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与骆珉之间着实无甚可聊……应对禁刑的药已完了,寒月里也只能罔顾形象的披着棉被才可稍作缓解。

今儿,枢居来客了。老者住在山脚,与先生把酒,从艮墨池的门前经过时,两人对视了一息,艮墨池先别开了眼。他散着发,裹着棉被,仍痛的握紧了拳,雪簌簌的落,原本冻伤的手指在碳火的温养下又胀又痒,提醒着他,枢居再也不是他的学堂、他的家、他的后盾了。

翌日清晨,艮墨池整理好行囊,将谨睨掷在了刚换过的炭火盆里。

                

#TBC.

这两天论文选题,还有很多别的事情,所以…就…更加短小了😂😂😂看不出实际的内容,这是写在朝夕(一)之前的,阐释两人是如何在一起的,以及两人仿佛性冷淡一样迷之柳下惠迷之端庄迷之君子的恋爱模式的原因😂😂😂(估计是师传端庄😂)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