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我說過很多次等塵埃落定,希望這次不是永遠再見,也不是過家家式的厚顏無恥,成年人的違背諾言是要被恥笑的,即便是自己對自己許下的諾言。

我愛你們,但我必須要走了。請驅逐我……

龜縮什麼,去成長啊,去反抗啊,去割捨啊,去專一啊,去消失啊,去瘋狂啊,去拼啊,他們說的不對,去證明啊,別怕,別怕,別怕,你一直在給一年後的自己寫信,你可能怕的要死,你真的怕的要死,你一直說介時,介時,當下又情何以堪呢。

你現在要抓住當下了。很多太太寫小雪蓮後悔了,想要挽回墨墨,墨墨很少有不被挽回的,我會想人心也挺容易被挽回的。怪慕容太吸引人?怪人吃一塹才能長一智?怪世間的人和事不能一一在其上插個標,蓋個戳“此真心”“此假意”“此好”“此不好”“此能做”“此不能做”?少年人的輕狂仿佛成熟起來一瞬間就老了,然後兩全其美有之,有捨有得有之,一無所有有之。人生路上一個成熟或不成熟的決定改變的太多了,讓人游移,害人踟躕,不灑脫。

人有求,會俗,會有機心,也會有方向。以前每當我感覺自己俗了,會難過,但現在,我突然想到,有求也沒什麼不好。也許是任老師講的辯證法啟發的我。

我想我是執拗的鑽了牛角尖,心裡憋著一股不平之氣,韓愈有不平則鳴的說法,我不敢自比退之先生。記此謹望銘記這不算初心的初心,也以此祭奠我的初心。若哪一天這股鬱鬱消散,平心而論,當是再好不過了。

占tag致歉(*๓´╰╯`๓)♡

再見親愛的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