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佈虎【我住不了腦,很絕望】

孤王曾與艮墨池抵足同榻,艮卿的枕邊有一隻佈老虎,光禿禿的,硬邦邦的,孤王笑他竟有小女兒的心思。

艮卿廼然,道:“臣幼年懼黑,阿娘做了隻佈老虎讓臣夜間抱著,臣抱著它便不懼了。”艮卿去了冠,著素色的裡衣,整個人柔和了不少,但還是不常笑,此刻言語間竟有絲稚氣:“阿娘的手藝極好,那老虎神氣得很,支棱著須子,耳尖有赤色的絨毛,尾巴翹的老高。”

當夜孤王把艮卿折騰的很厲害,告訴他,你這樣子,佈老虎可是全看見了,艮卿一巴掌打掉了孤王手裡的老虎,這當叫做恃寵而驕,但孤王的笑聲竟把值夜的內侍都嚇了一跳。

孤王做事向來謀定而動,那次卻沒有等過一個晚上,白日裡賜了他一把釘子,夜間賜了他一片草席,據說那夜大雨傾盆,閃電把夜照的亮如白晝,你當是不怕的吧。

開陽人算半個樞人,善機巧,那裡當會有很多種佈老虎,支棱著須子的,耳尖有赤色絨毛的,尾巴翹得老高的……不像遖樎,光禿禿的,硬邦邦的……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