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给方方土一个大一统帝王做做

仲堃仪在孟章王死后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国度,在这个国度,他是王Σ(°Д°;

(设定只有仲堃仪,孟章,莫澜有刺客的记忆)具体设定见我第二篇

仲堃仪的心中像有只猫挠似的,宫禁已落,他还是蹑手蹑脚的出了宫,他的功夫没有齐之侃和裘振好,甚至还不如公孙钤,颇废了一番功夫,而入孟宅时倒意外的方便,但他还是警惕的很,他有点怀念以前像入自家后花园般进出孟章寝宫的日子了,他提醒自己住脑,但脑子却越发清醒了!!!∑(°Д°ノ)ノ

仲堃仪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孟家的梁上客,因为在外间听着呼吸就知道孟章没睡,亦或睡不着,他想知道孟章睡不着会干什么,但刚上了梁柱,他便听见床帐里传出一管温和的声音:“我家梁上没得黄金半两,木头也不是楠木香檀,梁上公请回吧。”

仲堃仪差点笑出声,纵身而下,单手掀开隔帐,目光幽幽含着两簇火,似少年。他的王退了冠,着葱绿色绸衣,拥被靠坐,看见自己又似好笑的摇了摇头。他简直想要将孟章吃了(´⊙ω⊙`)

孟章身形太小了,比仲堃仪小了一号不止,坐在他怀里,被圈的严严实实,颈侧便是仲堃仪贴近的脸颊,腰上是他交错的双手。孟章想:若我此刻煞了风景,便是史上最焚琴煮鹤之人了罢。

但他有种被禁止许久的少年人的心性促使他说:“我总算知道堃仪当初为什么会做权臣了……” 腰间的手僵了僵,“不要说了,我不会再……”    “现如今,中书审议,门下决策,我下辖六部,负责执行,但我总觉得不够,想为百姓,为你多做些事,想参与,想做你做过的事,呵。”孟章忍不住笑,轻快的声音,没有一丝负累。

你知道我当初并不是的,一心想这么做的,一心与人方便的,从来都是你啊。

“你定是又多想了,我说这些不是为了引你心中愧疚,只是向你撒娇罢了,你若不惯,便没有下次了。”孟章把他的手拽着,拥的自己更紧了些。

仲堃仪摇了摇头,闷声低头,一口咬住孟章的脖子:“以后不准吓我了!”

孟章心里一阵气闷,:“不解风情!”

“当真不解风情就辜负孟公子遣散下人的一番心意了。”

“噗!你说孟某人待月西厢?”

“不不不,是仲某人匹夫怀璧,坐立不安。”

说罢两人相视眼里是忍不住的笑意。

“仲堃仪。”

“在。”

“你说你怎么跟个羊儿似的温驯,不见往日威风……”

还待说些什么,头被转向左边,面前是一张清晰的,带着揶揄的笑意的脸,极近。

投降似的:“是是是,仲公子不怒自威,凛凛不可逼视。”

那笑意更大了,扣着头和他额头相抵。

像不似叩首的叩首……

抵额诉衷,泠泠兮在榻

河伯山鬼,杳杳兮天下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