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孟章死了……

他的灵魂在寝宫半空中,带着解脱后的微笑,看自己的后果,他想,如果苏上卿还在的话,会不会哭一哭自己……

仲堃仪是第一个来的,他封锁了寝宫,不让任何人靠近,一身黑色的大氅好不威风……

他为什么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礼节向来是最周全的。他为什么满眼阴沉,眼眶发红?他向来最能克制自己的情绪,那么久我都没发现……

他为什么,理了理王的发,像是累了般坐在榻上,伏在王的胸口,双肩耸动?“孟章,孟章,……”一声声叫的那么痛苦,却也只说了句“你走了也好……”

第二天,仲相又封锁了莲花塘,温柔的,带着微笑,带着泪的给他的王点了把火……火势熄灭后,只拈了一小撮放在小指长的青玉瓶里,好好收拢在袖笼里,剩下的,风来时,手一扬,便飘飘洒洒跟着风走了……

犹记当年,黄衣华裳的青年问过……

“王上有什么愿望?”

温和宽厚的少年低着头扳起了指头:“一愿百姓安康富足;二愿乘风揽尽山河;三么……”三在少年口中回味了良久,却也只摇了摇头,笑而不语的看看他,目光复又转向了别处……

那么可爱,那么,招人怜……

次日,仲相不顾国丧,登基为帝……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