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权臣方方土被孟章王扳倒梗

被囚已有一月,孟章从没有对任何一个臣子这样,对苏上卿的流放都留有宽和的余地,没让他去极寒的边地。自己却已经一月没和外人接触了,没见过他,没听到关于他的只言片语,即便和他只有一墙之隔,他必是生气极了。是的,曾经权倾朝野的仲相如今被囚在天枢王寝宫的偏殿里,满朝文武估计没人知道。

“仲大人,仲大人?”大内总管是侯府出身,自小服侍孟章的,见惯了达官贵人们平素散漫的丑态,也要叹一声这人好气度,不见一丝躁气,此刻抵额小寐也是一派浑然风流的姿态。

“该用晚膳了,仲卿。”孟章负手立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声音刚好可以被听见。

他看见黑衣青年面上由朦然转向面无表情的过程,看见青年盯着菜品看了看,又抬头看向自己,并没有动。

孟章的心里是想笑的,是真的愉悦的笑。“放心吧,若想下毒,这一个月来有的是机会。”

孟章看见,仲堃仪听完自己的话后,便没有迟疑地拿起了筷子挟菜入口。

“你便那么相信么,不怕我在骗你?”

青年用茶漱了漱口,带着自嘲的笑意摇了摇头,甚有初见时无奈的纵容模样。“王上向来守诺重信,没什么可怕的。”顿了顿,又道:“倒是为臣的失了节。”

“难为你还自称臣呐。”孟章哂笑后转身踱了两步,这个仲爱卿还真是让孤王时时刻刻都有惊喜。

“成王败寇罢了,有什么奇怪。”之后便是箸声,碗声,碟声,酒声,酒声,酒声,酒声……

……

后来,孟章日日到偏殿批奏折,间或以政事相询,每无多话,只一句“孤王在宗室中选了一个孩子,想交由仲卿教导。”重复了多日,始终不见回复。

肩上多了大氅,膝上添了锦衾,一个在这边坐着,另一个必在这边站着,到了那边,又随他去躺卧。

一日,又是一问,黑衣的青年抱剑蜷在榻侧,终于开口,不再似黑豹般沉着优雅,“你不过才二十,着急个屁!”

“仲卿不愿吗?也对,金鳞之志被孤王打压,如今又要牵个孩子来拖累仲卿了。”

仲堃仪心里的慌悸在第一次孟章问他后与日俱增,言语上的顾忌便显得更加心烦,索性刺了一句:“你百年后,不怕我挟幼主以令群臣么,哼!”

前几日不还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孟章有些疑惑。

“孟章你听着,我现在对你的位置不感兴趣。”

某人莫名其妙的开了枪药桶,孟章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笑笑,说:“是,是。”

“对凌世蕴诈死替你找药的事不感兴趣。”

“是,是。”

“对你选谁家的世子也不感兴趣。”

“是,是。”

“对我的结果也不感兴趣,你就说……你还有多长时间……”

我们之间也不知道谁宠着谁啊!孟章发现他好想流泪,又好想笑。

忍不住揽住仲堃仪的腰不住地蹭来蹭去:“仲堃仪啊,不会太长的,但也不会很短的。”短到你老了可能会忘了我,长到我觉得你不会忘了我。

“到了那时,你就走吧,如果想回来看看我,我也是欢迎的……”

“那就到时候再说了。”

ps.今晚去看了追凶者也,有很多血腥的镜头,很不适应,但剧情不错,这两天也时常头晕,本来中午就写了一多半了,硬是拖到了现在,不知道写了些什么,明天再改好了,感觉需要锻炼起来了。

今天,可爱的老师讲到他求学时,寒暑假回家,对着玉米地大声背单词,他感觉眼前亭亭玉立的不是玉米,而是玉米们(*˘︶˘*).。.:*♡它们听他背,是很浪漫的事情,人总要在乏味的事情中找一点浪漫的,那些玉米们如今已经化成了灰,我的知识却还在这里(老师拍了拍肚子)(这是老师原话),,带给了我一天的好心情,更喜欢这门课了ヾ(@^▽^@)ノ

不知道是仲孟还是孟仲😂😂😂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