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北斗回南面

权臣方方土被扳倒梗

第一章传送门http://1223890379.lofter.com/post/1df84777_c5767c7




仲堃仪回来时,孟章已在偏殿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摘下面具,解下披风,坐在榻边,盯着孟章出神。一个王,再怎么隐忍,怎么能做到对谋逆之臣再一次全然信任呢?因为爱?爱这么伟大?孟章,让他不解。

“呵,仲卿要盯着我看到什么时候。”

“王上!”

“咦?”孟章伸手向仲堃仪额上探去,“这还是我的仲卿吗?不知道哪个昨天孟章孟章的,叫的很是顺口嘛?”撤手准备掩口打个呵欠。

刚从锦衾里伸出的手温软而熨帖,仲堃仪从外间进入室内,身体还没被暖透,温凉的手覆上去,眸中的深思却没有假意掩下。半响,他笑了笑道:“王上要治臣失礼之罪吗?”

一个呵欠梗在那里,孟章缩回被子,呵出的睡意使锦被鼓出个小包来,煞是可爱,仲堃仪随心去抚了抚他的顶发。

呵欠止不住的孟章索性起身将仲堃仪的外衣中衣扒了,自己挂了上去,一点一点地暖热他,“谁管那些啊,礼在心,不在口。”呵欠带出来的语气模糊而温暖。

“王上,臣今年二十七了,你再乱动,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啊咧!⊙ω⊙”
(结尾强行不让抒情╮(‵▽′)╭)

自从写了仲孟,孟仲无差后,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干活也有力气了,就是颈椎病严重了(ಥ_ಥ)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