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救天下于倒悬的,是士还是君呢?

梦里不知身是客

孟章篇

出谋划策的是士,依之而行的是君,君和士都在权衡利弊。

君愿山河安泰之余政权稳固,士愿山河安泰之余名利双收。

又说,君子重名,小人重利。如此说来,仲堃仪是君子。

“那就这么办吧。”各国的国君都爱这样说话,表示君和臣权衡利弊之后意见得到了统一。我很多次略略思考就这样对仲堃仪说了,并不遗余力地支持。

仲卿这个人,如果撇开身份不提,孤可以叫他一声哥哥的,孤十五岁就袭了侯爵,一个十五岁的父母双亡的闲散侯爵,生活当真富贵清闲,也当真孤寂无依。狐狗鹰犬去了,就只余无边清净。现在想来,一辈子这样也好。

但孤不后悔任用他,说起来还是孤成就了他。孤把他掷于泥潭,但孤相信,即使他的外表染了垢,内里仍是白的,即便他弃我而去,内里仍是白的!与重回孤寂的懵然相比,我心里多的是解脱,是庆幸。

仲卿仲卿,对不起,国祚衰颓,缚你宏图。

仲卿仲卿,你走吧,天地广阔,或可一跃,战火作你鹓雏展翅的索引,扶摇直上,风光无两。

仲卿仲卿,仲卿仲卿

从今往后,不再与你并进,不再护你周全,切自保重……

仲卿仲卿,仲卿仲卿

我的心里有没有怨呢?我只知道我不后悔,我不会判断我怨不怨啊,你说呢……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