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各国君王成鬼说之孟章篇

公孙对仲堃仪后来的所作所为向来是不置可否的,直到他听见陵光口中的孟章模样,直到他看见那个绿衣的少年。

那天,陵光倚着门,用了叹息的语调。“我们三个啊,都是被从鬼门关退回来的人。那个时候,我最安然,蹇宾最心急,孟章最沉默。蹇宾拼着魂死身殁的劲儿,第一时间去了齐之侃身边,让他别死,然后发狂似的想要修炼出个实体;我啊,知道你不会寻短见,就安稳的跟在你的身边,修炼不辍;而孟章,这么多年过去了,修炼最不心急,至今还没个实体,也没个去处,成日的游荡,我和蹇宾劝他,也无甚效果……”

那时,公孙在莳弄一畦绿油油的菜地,顿时思绪万千,悠悠然转出一声长久的叹息,“孟章王苦。”

某天,陵光去山中修炼,夜里落起了雨,公孙信步走到檐下等他,门前有个身影,披着黑色的斗篷,雨丝落下竟像是从他身体中穿过般,没有打湿衣衫,是以连个雨珠溅开的轮廓也没有。

公孙取了伞撑开,“台下可是孟章王?”声音温和而带有怜惜意。那身影转过来,有一袭碧衣,眸子长而润,望望头上挡来的纸伞,眼光似乎一瞬间有些亮光闪烁,公孙知道,那是被压下来的泪意。

几日前,那是一个清明,雨落得没有节制,孟章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明目张胆的去看仲堃仪,他站在院中不说话,有些沧桑的仲卿举着伞陪他伫立在原地,两个时辰,两个人,默默地,他淋得像个傻瓜,拂袖挥落油纸伞后,孟章说:“到而今,你我都不需要对方这把伞了,你早就自由了,现在我也自由了。”仲堃仪踉跄了一步,心虽痛,却什么也没说,转身向上房走去,如醉如痴:“王上,你自由了,王上,你自由了,王上,……”

孟章望着公孙钤的眼睛笑了笑,“我来找陵光道别。”

孟章没有料到,公孙钤竟然哭了……

树梢上全揽这一幕的陵光叹了口气,送出一句话:“陵光今日不在家,你明日再来罢……”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