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各国君王成鬼说之我的私心啊

天枢学宫有三宝:世间孤本的《南华略》、钧天开国君主赐的丹书券、永不入仕的闻人郎。

用现在的话说,闻人知礼这个人就是天枢学宫的知名校友。坐北朝南的一间大房子永远是留给他的,如果他在,他的房子里时时刻刻有准备了刁钻问题的后生学子和提酒而来的知交好友。

闻人知礼,是天枢学宫的一张名片。

这张名片,很久没有在天枢学宫了,最后一次出现,大约是……两个月前?


“你又来了!”这声音是很惊喜,很开心的。“还带了酒!”

眼前的少年披着黑色的斗篷,最近在学宫里晃的很频繁。第一次见他,是与公孙兄小宴毕后,有些许醺意,到湖边乘凉,看见少年坐在湖边,脚伸在水中,一动不动的盯着月亮出神,就提醒他夏末也不可贪凉,莫要病了,他似乎很吃惊,然后兀自笑了笑,说:“我倒忘了,仲堃仪这个师兄,学贯儒道,可历星辰啊,抱歉,抱歉,让你看见我这个样子呐。”他将脚收回来,湖面竟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分明没有实体。


“我见他们都提着酒来见你,每个人与你说话都很开心的样子,那些想要难倒你的学子,离开时,虽然没有得偿所愿,却还是很快乐。我也想和他们一样,所以来找你。”少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低头摩挲着酒壶。后来闻人才知道,他已经很久没有触觉和味觉了。

少年宽下斗篷,闻人去接,温热的触感,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夜没有一丝涟漪的湖,闻人发自内心的笑了,将杯换做盏,斟满后,痛快的干了。孟章只是无声的笑,捧着盏一点一点的啜。



蹇宾和陵光捧着镜子边看边咬耳朵,“孟章忍了那么久,即便喜欢酒也表现不出来了啊。”

被硬拉来的小齐无奈的灌了两盅酒,第一盅,敬弟控,第二盅,还敬弟控……

公孙却叹了口气:“蹇宾王,孟章王应是不会饮酒的。”

“什么?怎么会?”蹇宾蹬圆了双眼。

“先不论虚体修炼时不能饮酒,孟章王被毒杀前,医丞诊的一直是咳疾,酒是不能沾的,孟章王一向克制,他处境艰难,定不会饮酒做乐,也不大可能会借酒浇愁,再说,他还没有行冠礼啊。”

“这……难道他那天只是想尝一尝么?”




“你既是饮开心酒啊,就要想将来事啊,小章。”闻人作势要把孟章手上的酒盏凑上去让他一口干尽。

孟章笑的眯起了眼,“原来你知道我是谁啊!不吃惊吗?”

“吃惊啊,孟章师兄。”闻人作了一揖,“当年你以十二岁之龄早我一年入的学宫,却不到一年就退了学,你走时,我正来,有幸得见。”

“当年你可真呆。”

“闻人现在也很呆啊,改不了了。”


当年,因为政治立场的关系,孟章匆匆退学,因心事激荡,不意撞到了人,那人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眼睛很是漂亮,眼中的神采像太阳一般,明明自己被撞了,还反过来问别人有没有事,郑重其事的样子……孟章突然很不想回去了。



“截水有菊,珲玚有梅,我欲邀孟师兄同去,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如今再听到你叫我师兄,真如同夜里做了一场梦,昨日才走出学宫啊。”

“那么?”

“有何不可。”

“春有桃李,夏有荷?”

“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呀,走一步看一步吧。”孟章甩了甩袖子,一口饮尽余酒,照了个杯,用眼神示意“再浮一大白啊”!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