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钤堃]  共襄盛世


我这位公孙兄啊,是这乱世中最聪慧的人,也是最兼济天下和最独善其身的人,只是他独善的身不是他公孙钤自身,而是天璇的国本。

孟章和陵光各有千秋,世事却都让我等感到无力,但公孙兄不像我这样现实罢了,他通透,也固执,世家大族的真风骨印在他的灵魂上,所以我敬他,友他。

犹记那时,正六品上通事舍人的官袍刚暖热了身躯,叫嚣着敢为天下先的士子碰到了一位白衣老道,老道说他命里龙雀相缠,乾坤混沌,是贵不可言的命格。士子一揖到底,问他乾坤混沌何解。老道讷言许久,方道:“应在西方,命里有金,命中缺义,不久即到……”老道去也匆匆,士子终不能问,是名还是命,是金还是今亦或是矜,不久,士子便出使天玑去了。

后来的谈笑与恨晚自不必说,上大夫的官袍刚穿习惯了些,那命里缺义的,就被他的朋友一杯毒酒送走了,让我不能理出,他命里缺的究竟是义还是仪,这个执念就像后来去国怀乡时对吾王孟章的愧疚般无法抹去。

再后来万事终了,一剑送入慕容离腹中时,他没有丝毫反抗,风吹起士子的头发,粘在眉睫上是丝丝灰白,他看见,慕容直直的跪在那蓝色的衣摆前,却被傻愣愣的君子扶起,让他快去尽享团栾。

“仲兄,堃仪啊,自伤若此,钤……”那君子眉目间郁结的家国好像有了我一席之地。

“你再等等我可好。”名中命中,顶天立地的铮铮铁骨,我要向你讨这一朝一夕。

仲堃仪被共主陵光拜了上大夫,却只上过一次朝堂,那是三个月后的一天,他为陵光帝献上那一笔一白发的《乾坤策》,他的毕生所学。那陵光帝翻开扉页,大内总管也禁不住低呼一声“放肆”,只见陵光帝霎时神色凌厉,对着那太监道:“你才放肆!”扉页上赫然写着“献书与吾王孟章、陵光”。陵光帝将袖一扫,举着书让众大臣看,众大臣跪了一地,听见他们的君王说:“广为印发,扉语不许更改一字。”

我的这位仲兄,是这乱世中最可堪重用之人呐……我的堃仪……



你可知天璇国有位公孙副相?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那你可知天枢国有位仲上大夫?
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
这一瞬间,仿佛有青龙低吟,朱雀唳鸣,两位帝王皆是笑意纵横。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