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公孙兄,你泉下安好:

自你去了,弟颇有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之感。月季的残花还在枝上,人已添了冬衣,又是一年过去了,天下却还没有太平,弟本应籍战火腾潜,却隐隐有厌倦意,如今天下局势愈发凛冽,再无一人似兄心意拳拳,连那赤子心性的执明王也要来掺一手了。

弟常有寂寥之感。午夜梦回,典客署茶酒俱热,浮玉山掌心尚暖,兄被我误会后委屈与焦心的神态历历在目。醒后只余无尽市侩,家国插标,良玉沾垢,尽置屠案之上。心中如咽,寒凉不已。
兄当年觉悟,颇有“不辞冰雪为卿热”之意,兼济天下之心如今可有丝毫退意?




“都说,这信燃了后,就会出现在阴间,顺着黄泉忘川而下,到达雁所,公孙兄,你会收到吗?”火舌卷起,纸张一寸寸焦黑成灰,仲堃仪闭上眼睛,满眼酸涩不已。



仲兄:

展信珍重。黄泉无有寒暑,不知多少岁月,想来不会太久,余将二十余年遭际思量百遍,最放心不下者唯兄尔。

仲兄有麒麟之才,鸿鹄之志,虽与钤所求有差,但钤常引以为异国知己,心向往之。

钤处世以君子之道,但常有孤寂之感,天玑途中与仲兄对饮,竟生出一见如故之感,因之多加留意。

仲兄,孟章王去后,你处境定会愈发艰难,你自负才华,不愿卑屈,又有寒门士子的执念,想必会觉得道孤无邻吧。近日,你私下里感叹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我都听得到,我且一一回你:
兄如今没有一丝悔意,从心而行,不需要后悔,再来一次也不会有丝毫退意。只是,若我在,你会轻松些吧,我不怪慕容离,却恨让仲兄你一个人尝尽艰辛。钤,许是魔怔了。

钤,等你来,为我解惑,与我说道。




忘川的水,只会流向更深的忘川,忘川的信即使烧掉,也不会寄向阳间,公孙在三途河边徘徊,像人生失意的三闾大夫。此时,有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落款是个清秀的仲字,撞得他眼酸心疼。
判官说,收到信可以与寄信人托梦。


四国会盟,浮玉山上,公孙把黄衣的士子拉至别处,对上迷茫的眼,不禁抓着他的肩膀摇晃:“仲兄,你醒醒,醒醒啊!”

风烟忽变,是天璇京郊。再厚葬的孤坟也是孤坟,仲兄是一袭黑衣,眼眶通红。

公孙掰开他攥的死紧的拳头,给他单薄的肩上搭了一件羽织,“仲兄,堃仪,莫要彷徨,我一直看着你。”

“公孙,钤,你怎么就懂了呢?你莫不是也,也……”

公孙忍着去抱抱他的冲动,抬手抚了抚他的顶发:“不要怕,不要怕,我一直等着你,我懂,我懂。”

“时候到了。”一声沉闷的调子传来。

公孙有些慌,抓着仲堃仪的袖子道:“我如今在地府很好。你莫叹世事痷瓒,最后总有个说法,总是公平的,你要好好的……”
公孙,总是这样。




挣扎着醒来,以为又是无边冷寂,枕边却有一封书信,落款一个钤字。

等你来,与我解惑,与我说道。

眼眶酸了许久,终是笑了出来。

公孙啊,你总是这样。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