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仪苏] 天枢二相的日常

“苏…大人?”仲相今儿休沐,被人扰了清梦,还有些犯迷糊。

大人你个大头鬼啦!不是世家大族的面儿摆在那里,苏严真想敲他的脑袋。

“师兄,你别闹,昨儿我整完折子都过了子时了,让我再睡会儿。”

“黎明即起,洒扫庭橱……”苏严是不太忍心叫他起床的,他自小家学严谨,不得懒睡,由是颇为……新奇。

“师兄,你背《颜氏家训》还真是一板一眼。”仲堃仪懒懒的笑着,理了理头发,取了个靠枕起身靠着。抬眼一看,苏严一脸新鲜,仲堃仪懂他的心思,轻轻扯他坐下,拉过被子拥着两个人:“好了,师兄,哪里那么多死规矩,我们也是人啊。”

被窝里还真是暖和,仲堃仪只穿了里衣,身体的温度透过布料散出来,覆上去冷暖正合适。你靠就靠,抱着我不放几个意思?等等,腿别缠上来!苏严脸红了,仲堃仪还取下了他束发的头冠,这算是……衣冠不整?    仲堃仪,你形象毁了!苏严啊苏严,二十余年的形象也没有了!

清晨是个适合磨磨叽叽的时刻呢!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