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一)

         又名:经筒过石桥


苏小公子的爹叫苏严,苏严和仲堃仪是政敌。

苏严搞不懂,自己乖乖的儿子,为什么会喜欢仲堃仪(ΩДΩ)

他俩不对付,满朝文武都知道,每天急赤白脸儿的掐,自己的儿子每天往仲府跑,让苏严很没面子啊!


仲堃仪认识苏严一年后,才知道他有个儿子,可见这个苏小公子平时有多低调。

而仲上大夫的威名苏小公子却是早有耳闻的。

比如:书房里,父亲又扔了笔,“仲堃仪!我苏严跟你势不两立!”

比如:饭时,婆子来告:“老爷被那个姓仲的气着了,公子先用膳吧。”

比如:“仲堃仪,这个哑巴亏,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没错,都是因为他的倒霉爹,那时候孩子才九岁,就惦记上姓仲的了。而当时仲堃仪在朝堂上只是个小小的通事舍人,年龄不过二十有四。

又一年,仲堃仪行事时受了伤,急着向王复命,白着唇打马过街,行贩叫骂:“那姓仲的气焰见长,当街走马,不怕伤人么,缺德。”

苏小公子问他:“那人可是仲堃仪?”

得了准话儿后,他在宫门口等过了晌午,等到了日头西斜,终于看到了那个黑影。他对跟着的人道:“你躲起来,等会儿不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出来。”

他跑过去,看见仲大人刚从门洞的阴影里过出来的脸,脚下不察,绊了出去,扑在他怀里,仲堃仪痛的闷哼一声,抬起头,看见了个缩小版的苏严。



苏小公子开始频繁出入他倒霉爹的书房,对政事上起心来。

某天,他的倒霉爹又摔了笔,原来仲堃仪分了天枢商会的利,如今已是上大夫了。当晚打更的被苏府门口的几具黑衣尸体吓得尖声大叫,苏小公子只是抿了抿唇。



后来,苏严把愈发沉稳的孩子从宗学里提出来扔进了学宫。

小小的小苏和一群小小的孩子在南苑学习,但他可以凭身份去北苑士子们的经阁读书。

师兄们在谷雨日换上了新制的春衫,聚在经阁前看榜,闹哄哄的,让他静不下心来。

“这红鲤与黑鲤我一同买来,初时大小相近,后来我把红鲤养入潭中,喂以香饵……良禽择木而栖……众位师弟……”此声一出而众声静。

小苏隔着素纱幛的木窗看仲堃仪机辩唆诱时飞扬的眉眼,真真好看。

一声低而威严的怒哼,惊了仲堃仪,散了众师兄。看他急于向夫子解释的样子,小苏摇头笑了。




tbc今天时间不够,所以不能发完,明天继续✧*。٩(ˊωˋ*)و✧*。

今天和假酒太太聊天,窝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y▽ ̄)~*

给两仪找个小蓝盆友,或者找个比他大很多的蓝盆友(⊙x⊙;)看看反差 o(*≧▽≦)ツ ~ ┴┴

不知道怎么打tag😂😂😂轻拍😂😂😂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