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关于《经筒过石桥》

本来的设定是仲堃仪孤独终老的,本子上有这么一段,是阿祈和仲堃仪的对话

祈:“闭门谢客只为让王上放心?”

仲:“苏仲如今是王上的依仗,王上苦,要让他安心。”“能做师徒,能做忘年交,但不能到那一步。”

祈:“我明白,仲大人百年后,身家性命不在,高床软枕不留,珠玉珍宝不带,也没有遗孀和子息让王上为难,只留得一室桃李,这些学子不会党争附会,不会争权夺利,个个都似你仲堃仪,护得天枢长长久久,气势不衰,但只有你能辅佐孟章,是也不是?!”

阿祈在表白时就知道,自己从小的一厢情愿比不得仲的公心,也知道仲在和自己相处的这些年对自己不是没有感觉,还知道仲对孟章是那种远远看着你好就满足的态度。

仲是大公近无情,用自己的一切为天枢献祭的,不过是在入朝堂前见到了让自己心动的孟章罢了,他并不打算打扰孟章,孟章也是心较比干多一窍,两人心照不宣的过自己的生活。

苏严的公心在于,在他心里天枢>世家,仲针对世家,于是他怼仲,后来世家和天枢只能留一个,他安顿好一切就爽快撒手了,和仲是精神上的知己啊。但是,对小白眼狼,坐享其成的孟婴也是有怨的。

表白成功后阿祈就给孟章当侍卫去了,孟章宽厚爱民,经过苏瀚的揽权后还愿意相信苏严,有胆识,且气度好,容貌佳,性格好,苏祈还是个17,8的娃娃,很容易就对孟章产生好感并受他爹的熏陶,公心>私情,就壮烈了。

公心是个与成全和舍弃离不开的词呀,写完后我总觉得仲对不起阿祈,但仲确实是个大公无私的人呀,今天算是理清了。    

仲是无根的香草,阿祈是被吸引千里相随的客,进而想给他一个扎根之所,倾尽柔情让他记住了温暖的感觉,学会了眷恋和左右为难。圣人,舍生,取义。阿祈和仲都是圣人呐,没有辜负,也不能恨抱负太大,只有造化际会,环环相扣,当真神奇。

就像石桥禅里的几个五百年过后,女孩放下了,石桥,大树都不再等待,那走过与触摸也就不再有期待,各自精彩与寂寞,两边安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