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仲堃仪x苏严】桃李天下

【欧~这只是个大纲啦啦啦】

【学霸组的桃李天下】

【其实想看他们子孙满堂来着】

上元,正月十五。

在这一天,枢人仿佛把所有的机巧都用来粉饰太平了,夜来灯火曈曈,桥下的河水却结着厚厚的冰,京都的街市在暖黄的灯火下无所遁形,人潮中喜被放大,悲也被放大。

苦寒萧疏,见雪只添了寒意,兴不起寻梅的雅兴,叛臣、乱臣,素衣一换,寻个神灵覆面,谁又识得谁。

天幕落下雨来,浇不灭枢人久抿的兴致。仲堃仪行至此,见前方有个门洞足以遮雨,早有一素衫公子立足,便道:“借一瓦庇身可好?”

素衫的公子带着郁垒面具,听见这声音只盯着他看,半晌才点了点头,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仲堃仪的面具是神荼,看见那只手也有一瞬间的愣神,“足下不说话,可是相识之人?”

“郁垒”点了点头,用雨水在墙上写了个仲。


出使天玑,回程时是苏严第一次杀人,夜里降了老霖雨,土腥味一起,便勾得苏严鼻尖喉头全是血腥味,臭的人呕,终是睡不得,兀自裹着被子瑟瑟抖。一道闪电下来,仲堃仪被光晃醒了,唤他:“苏师兄,早些歇着吧,明日里路不好走,还要赶时间。”也不见回应,就起身看了苏严的情状,又取了自己的被子给苏严披上,拢了柴,架起火,执着苏严的手,道声:“失礼了。”便暖到了天亮。苏严不说话,仲堃仪盯着他右腕间的梅花胎记发了一夜呆。

后来,此事谁也没有再提过,但有几次,遇刺前总能收到一页糊涂小笺,只作“当心”二字。

再后来,世家降了楠宿,仲堃仪出走,两人都没有再联系。仲堃仪却知道,苏严曾羞愤自绝,被苏瀚救回后关了一年禁闭,后来与世家划清界限,又被未逃走的文人默推为文坛盟主,现幽居草堂,被楠宿朝堂与世家看的死死的,却不意在此相逢。


仲堃仪看了看周围,握住带有梅花烙的手腕轻声道:“师兄跟我走吧。”

“郁垒”慢慢的点了点头:“麻烦了。”

【不知道得不得闲写粗来😂😂😂】

【这话说出来会被打嘿嘿嘿~】

【争取有空~】

【被一年生萌的肝颤😂😂😂】

评论(1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