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朝夕(三)(中)與先生是如何到這一步的【仲堃儀x艮墨池】【腦洞片段】

仲堃儀的內心頗不平靜,他端起先君的牌位擦拭,與一塊烏木訴說不足為外人道的茫然,人前,他仍是那個多智近妖,八風不動的仲君。

“王上啊,臣今日看到蘇……師兄了”眸光閃爍間,另一塊烏木牌也不說話,他又道:“還看見公孫兄了。”

“臣前些年不懂事,辜負的君子不知幾何,如今他們皆與臣天涯永隔了。現在看來,他們可貴的非是溫柔敦厚,有勇知方,只是一腔子火罷了……臣今日看了……才懂。”仲堃儀把碳火盆移的遠了一些,免得煙與灰攀上逝者的衣角。

那雙眼睛有怎樣的神采呢?它們掩在長髮與棉被間,抬起來挑釁如蘇嚴,別開去又洞明暢達如公孫了。

我的徒兒艮墨池,不受掌控,一顆棄子。這樣一身的傷,合蓋死在他追求的道路上。

“臣……還看見了……臣自己。”

樞居的來客很奇怪,是個優伶,五十多歲的樣子,喚作楠優居的,世人稱他為居子。曾有人千金求他一唱而不得,今日倒是有興致在樞居吊嗓。那是一曲《箜篌引》。

我的徒兒伏在窗下淚墮如瀑,哽咽似孩童。“其耐公何?其耐…公何!吾王,吾王……”赭衣上淚跡斑斑,一滴一滴似落在我心頭。




一夜北風,起早,雪正盛。

“你在天璇也是五日便想走了麼?”

艮墨池回頭,仲堃儀站在招魂幡一般的燈籠下,撐著傘,袖子在風雪中不是很服帖,他掌心向下,向他招了招手,看不清表情。



《箜篌引》

公無渡河!
公竟渡河?
渡河而死,
其耐公何。

一天早晨,霍里子高去撑船摆渡,望见一个披散白发的疯颠人提着葫芦奔走。眼看那人要冲进急流之中了,他的妻子追在后面呼喊着不让他渡河,却已赶不及,疯癫人终究被河水淹死了。

公无渡河

一切的一切都表明,不能渡,不该渡。渡河就是死亡。所有的人,甚至渡河者自己,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公竟渡河

为什么渡河?既然一切的理由皆告知渡河的荒诞,为什么竟然还是去了?到底是什么超越了死之恐惧的力量,令他毅然而行?

堕河而死

渡河导致的死亡。这个悲剧,甚至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他服从任何一个不渡河的理由。但是一千个不渡河的理由也不能战胜一个渡河的冲动,悲剧又是注定要发生的。

其奈公何

悲剧发生了,后来者哭泣呼喊,也无力遮挽,无法改变。结果又回到原来困惑上:为什么渡河?究竟是什么驱使一个人急急奔赴死亡?

無頭紡錘

艮墨池大約瘋了,被關進了組織的療養院。他感覺不止他的任務對象,還有他的組織成員,都會在不知何地露出詭異的笑,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偶爾睡著了便會做噩夢,爆炸,詭異的微笑,醉漢,黑走廊……醫生說,他清醒的時間已經很少了,能記得的事情也很少了,要有人能使他放鬆。仲堃儀,駱珉都不行,艮墨池不想見他們,也不敢背對著他們,怕他們正露出詭異的笑,他神經緊張,擺著防禦的姿勢,不能正常的交流。

駱珉請了陵光、毓驍和佐奕,陵光直接回絕了,附帶一聲冷笑;佐奕去看他時,天正晴,艮墨池躺在草坪上曬太陽,佐奕走過來,蹲下,高大的身影宛如一尊神,他不說話,和他對視,輕輕的摸了摸他的頭,艮墨池眨了眨眼,順從的枕在他膝上,睡了個好覺,醒來時,他還在。接下來的五六天里艮墨池一直盯著佐奕留給他的子彈吊墜發呆,直到一天,它不見了……

毓驍得閒的那天,是個冬天,雨填補著枯枝與灰塵,厚實的大衣、鴨舌帽、手杖與黑色的傘。“療養院裡不要穿皮鞋走路。”護工的話帶著譴責,毓驍看了她一眼,越過了,在走廊的拐角站了很久,脫下了鞋。

艮墨池被銬著手腳,已經不能自由的出入房間了,他聽見鑰匙插入鎖孔的聲音時正在看書,《格林童話》,“十六歲之前不要讓她碰到紡錘,魔法便會解除了。”

毓驍皺了皺眉,這光也太暗了,不然艮墨池的眼睛何以這麼亮呢?

“你過來,我冷。”艮墨池向他輕輕招手,像孩子一樣笑。

毓驍將大衣脫下遞給了他。

“你過來嘛,冷~”

毓驍又脫下了灰色的羊毛衫,幫他一件一件的穿好,他的手指確實冰涼。

護工照慣例給了艮墨池修花的小剪刀,看著他修剪房間裡的盆栽,讓他不要誤傷到自己。

毓驍覺得喘不過氣來,他想到驕陽一般明麗的艮墨池,他突然想看到花,想看到陽光,聽到鳥語,而不是死氣沉沉的盆栽,陰雲與剪刀聲,他本不該來的,他本不自責的,他本不難過的……

上好的大衣與羊毛衫在剪刀下碎成破布,護工給毓驍取來了新衣。

“冷啊,你過來呀,為什麼離我那麼遠呢?”艮墨池眨巴著眼睛,無比純良。他明明不冷的,這點錢仲堃儀總不會吝嗇。

毓驍狼狽的扯下了新大衣,扔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艮墨池站在窗口,二十樓的風從鐵絲網外吹來,輕巧的銬鏈嘩嘩作響,他看見毓驍的白襯衫在冬雨中不見了。

肺炎……不見了……

艮墨池不讓人收拾那些大衣的殘片,在某個黎明前濃黑的夜裡,抱著它們永遠地睡著了。

不要碰紡錘,我也,不想碰啊,我們都不想的……

“通知佐奕,不用再來了……”仲堃儀在絕密的檔案上蓋了一個私印,取出了艮墨池的照片,燒掉了……



才不是被噩夢驚醒了,慫的怕黑的產物😂😂😂

沒錯,那是我昨晚的夢😂😂😂😂😂

我說過很多次等塵埃落定,希望這次不是永遠再見,也不是過家家式的厚顏無恥,成年人的違背諾言是要被恥笑的,即便是自己對自己許下的諾言。

我愛你們,但我必須要走了。請驅逐我……

龜縮什麼,去成長啊,去反抗啊,去割捨啊,去專一啊,去消失啊,去瘋狂啊,去拼啊,他們說的不對,去證明啊,別怕,別怕,別怕,你一直在給一年後的自己寫信,你可能怕的要死,你真的怕的要死,你一直說介時,介時,當下又情何以堪呢。

你現在要抓住當下了。很多太太寫小雪蓮後悔了,想要挽回墨墨,墨墨很少有不被挽回的,我會想人心也挺容易被挽回的。怪慕容太吸引人?怪人吃一塹才能長一智?怪世間的人和事不能一一在其上插個標,蓋個戳“此真心”“此假意”“此好”“此不好”“此能做”“此不能做”?少年人的輕狂仿佛成熟起來一瞬間就老了,然後兩全其美有之,有捨有得有之,一無所有有之。人生路上一個成熟或不成熟的決定改變的太多了,讓人游移,害人踟躕,不灑脫。

人有求,會俗,會有機心,也會有方向。以前每當我感覺自己俗了,會難過,但現在,我突然想到,有求也沒什麼不好。也許是任老師講的辯證法啟發的我。

我想我是執拗的鑽了牛角尖,心裡憋著一股不平之氣,韓愈有不平則鳴的說法,我不敢自比退之先生。記此謹望銘記這不算初心的初心,也以此祭奠我的初心。若哪一天這股鬱鬱消散,平心而論,當是再好不過了。

占tag致歉(*๓´╰╯`๓)♡

再見親愛的們!











                                                 

朝夕(三)(上)与先生是如何到这一步的

艮墨池提着一盏风灯回到了枢居,开阳……破了。他盯着门前的八个灯笼,它们在夜里支楞着白光,像两根招魂幡。他站着,没立场进去。

骆珉安排他住的离仲堃仪极远,碳火、手炉、棉被都不曾亏待,艮墨池却想要走了,他的老师似乎从不想见他,五天了,每次提起总被骆珉转移了话题,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他与骆珉之间着实无甚可聊……应对禁刑的药已完了,寒月里也只能罔顾形象的披着棉被才可稍作缓解。

今儿,枢居来客了。老者住在山脚,与先生把酒,从艮墨池的门前经过时,两人对视了一息,艮墨池先别开了眼。他散着发,裹着棉被,仍痛的握紧了拳,雪簌簌的落,原本冻伤的手指在碳火的温养下又胀又痒,提醒着他,枢居再也不是他的学堂、他的家、他的后盾了。

翌日清晨,艮墨池整理好行囊,将谨睨掷在了刚换过的炭火盆里。

                

#TBC.

这两天论文选题,还有很多别的事情,所以…就…更加短小了😂😂😂看不出实际的内容,这是写在朝夕(一)之前的,阐释两人是如何在一起的,以及两人仿佛性冷淡一样迷之柳下惠迷之端庄迷之君子的恋爱模式的原因😂😂😂(估计是师传端庄😂)

朝夕(二)【脑洞片段】【仲堃仪x艮墨池】

一个流水似的墨墨的一天


艮墨池在后院温书,这仲堃仪是知道的,但不意看到人以赭红的大袖遮着面,在仙人靠上小憩,竹简懒迤在地,白瓷盏里的石榴红的似血。

钉伤入骨,易招惹寒邪,秋老虎下当是极舒坦的。仲堃仪坐在日头烈的那一面,轻轻抚了抚他的鬓角。

“便快要瞧不见影儿了,不去看一眼吗?”仲堃仪用袖角给人拭额上的汗,声音也不是很大。

艮墨池在暖日下只觉寒气自骨缝中丝丝外泄,舒适的想要喟叹,先生的声音似天外飘来,迫自己轻轻甩了甩脑袋,然后坐起身来,再要站起来执弟子礼,就被先生按住了:“你有这个心便好,回答问题。”

艮墨池捡起竹简握在手中,道:“先生放心,”看见先生若有所思的侧脸,握紧了竹简,复道:“先生放心。”放心我是真心祝愿骆兄有共主亲迎出任新国副相,放心他年我重展抱负羽翼复振定不比他骆珉差!
那眼神似极了初见孟章的仲堃仪,竟还有光……

“好。”仲堃仪思索片刻,自石桌上端起瓷盏,捻起石榴来喂他。他不大习惯,面上有些飞霞,但还是顺遂的吃下了,一粒一粒……

“申时来煮茶,来时添件披风,莫忘了……”

酉时,艮墨池替先生上了灯,茶香满口,先生有训,准伏案参阅公孙先生的手札,焚香净手,不敢有丝毫怠慢。

戌时,与先生,同塌而眠……

【仲堃仪x苏严】桃李天下

【欧~这只是个大纲啦啦啦】

【学霸组的桃李天下】

【其实想看他们子孙满堂来着】

上元,正月十五。

在这一天,枢人仿佛把所有的机巧都用来粉饰太平了,夜来灯火曈曈,桥下的河水却结着厚厚的冰,京都的街市在暖黄的灯火下无所遁形,人潮中喜被放大,悲也被放大。

苦寒萧疏,见雪只添了寒意,兴不起寻梅的雅兴,叛臣、乱臣,素衣一换,寻个神灵覆面,谁又识得谁。

天幕落下雨来,浇不灭枢人久抿的兴致。仲堃仪行至此,见前方有个门洞足以遮雨,早有一素衫公子立足,便道:“借一瓦庇身可好?”

素衫的公子带着郁垒面具,听见这声音只盯着他看,半晌才点了点头,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仲堃仪的面具是神荼,看见那只手也有一瞬间的愣神,“足下不说话,可是相识之人?”

“郁垒”点了点头,用雨水在墙上写了个仲。


出使天玑,回程时是苏严第一次杀人,夜里降了老霖雨,土腥味一起,便勾得苏严鼻尖喉头全是血腥味,臭的人呕,终是睡不得,兀自裹着被子瑟瑟抖。一道闪电下来,仲堃仪被光晃醒了,唤他:“苏师兄,早些歇着吧,明日里路不好走,还要赶时间。”也不见回应,就起身看了苏严的情状,又取了自己的被子给苏严披上,拢了柴,架起火,执着苏严的手,道声:“失礼了。”便暖到了天亮。苏严不说话,仲堃仪盯着他右腕间的梅花胎记发了一夜呆。

后来,此事谁也没有再提过,但有几次,遇刺前总能收到一页糊涂小笺,只作“当心”二字。

再后来,世家降了楠宿,仲堃仪出走,两人都没有再联系。仲堃仪却知道,苏严曾羞愤自绝,被苏瀚救回后关了一年禁闭,后来与世家划清界限,又被未逃走的文人默推为文坛盟主,现幽居草堂,被楠宿朝堂与世家看的死死的,却不意在此相逢。


仲堃仪看了看周围,握住带有梅花烙的手腕轻声道:“师兄跟我走吧。”

“郁垒”慢慢的点了点头:“麻烦了。”

【不知道得不得闲写粗来😂😂😂】

【这话说出来会被打嘿嘿嘿~】

【争取有空~】

【被一年生萌的肝颤😂😂😂】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六)

又名:经筒过石桥

我不懂敏感词在哪里(T▽T)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五)

又名:经筒过石桥


仲堃仪伏了几天,还是把秦中王怼回了河内,面儿上却越发让人瞧不透了,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这严刑酷法也止不住饶舌妇人的一张嘴,五宗罪虽是无稽却还是传到了市井,尤以狎戏童子为甚。苏严也不能关苏祈一辈子禁闭,只能把他放了。市井的话苏祈也有耳闻,用不着苏严提醒他离仲堃仪远些,他也自觉不去搅水池子。





苏祈做了个梦。

梦里他挑了个连绵着阴雨的日子去东市买墨,却买回了一串相思。手中拎着的是仲堃仪惯用的药,撑着伞的少年抬头看仲府的匾额。

忽然看见门扉里的风景是破壁残垣,一闪而过,回过神来无风自开的门里仍是平静富贵的风景,却一片寂然,抬头,那人靠在屋顶,食指上挂着一个银酒壶,挑眉笑的肆意:“进来。”

“师兄这门,祈如今进得吗?”

“嗤,做爹的整天价绿毛鸡似的啄人,儿子怎么这么怂的让我心慌。”

“师兄,你当心些,少饮些酒吧…”无奈的踏入那门庭,却发现草已齐膝高了,荒寂里一缕荷香若有若无,抬头看,哪里有他的影子。

“师兄!师兄!!!”




绿纱窗外,苏严的脚步顿了顿,险些把刚解了的门禁加回去,“崽啊,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饭时,苏祈问道:“老师近几日可有出什么岔子?昨儿儿子梦见他了。”

苏严想,别心软了,门禁什么的,还是拿把链子把这崽拴劳了罢。嘴上却欠的慌:“成天黄毛狗似的吠,能有什么事。”

巧在这日连绵着阴雨,苏祈拎了藏茄、白细辛、三七到仲府。

“不知道,师兄作何想,雨径前这门庭竟真有些落索的味道。”苏祈本想敲了门把药放在显眼处,不让人看到他,这时却有些痴了。冷峻着一张脸儿,捏紧了伞柄。

“你不去敲门,杵在那里做甚?”回头见那人,明丽的笑端的是让人猜不透。

苏祈皱了眉,扶上他的左臂:“怎么在雨天跑出去,背上不疼吗?”

“疼。”仲堃仪的唇色有些发白,一双眼儿却像水洗过似的亮。

他的气度向来不差,毕竟曾经险些做了仲将军的。“你当心些啊…”苏祈叹了口气:“回去喝药吧。”

仲堃仪把一身的重量压在他身上,专挡他的路,让苏祈有些举步维艰,直想拦腰把他抱回去。

“师兄,祈…不小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师兄知道么?”

“知道。”

“知道便好。我会努力和师兄站的一样高。”少年抿着的唇悄悄的扬起:“师兄,你一定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

“那你一定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怕。”仲堃仪笑道。

一直说有敏感词汇,发不出来,只能发截图了(T▽T)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四)
又名:经筒过石桥

两仪不发威,你当方方土是病猫吗( ̄y▽ ̄)~*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三)
         

            又名:经筒过石桥


少年人的绮丽心思瞒不了仲堃仪许久,他教了不久就借故公务繁忙,多让门客陪着了。

一日仲堃仪方得了闲,便立刻想看看苏祈的功课,苏祈交上昨日的文章,仲堃仪浏览了一番,指出其中的不当之处。其间,苏祈错也不错的盯着仲堃仪看,仲堃仪曲起食指敲了敲案,苏祈笑了笑,唤:“师兄。”

仲堃仪困倦地揉了揉眉间,道:“阿祈今年十七岁了罢。”

苏祈起身,在他的太阳穴轻轻的按着,为他舒解头痛,口上应着“是。”

“我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你明日便可不用来了。”

苏祈望着盘旋如丝的烟从金猊中升起,眼中晦暗不明。看着昏昏欲睡的人,他从架上取下厚实的披风为其盖上。口中喃喃:“师兄,甚是无情啊。”

仲堃仪睡的浅,身体明显僵了僵。苏祈看见了,索性坐下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说:“师兄,你这样怂,会被我爹看不起。”

仲堃仪心想:“我如果不怂,你爹倒是不会看不起我,只会提着四十米大刀来砍我。”

“师兄可还记得,我留宿仲府的那晚。”苏祈臂上力道收紧,“祈……”

仲堃仪睁了眸,颇为无奈:“我不记得。”


    却说,苏祈身份重要,如果出了事,即可挑拨苏上卿与仲上大夫的关系,又可打击苏上卿,学的晚了,仲堃仪总要亲自送他到苏府门口,看着门人接了,才回去。

苏祈贪恋两人共乘一车的时刻,总要拖得晚些。夜里也遇过刺,总被仲堃仪击退。直到一次,刺客人数不多,兵器奇诡,冲着仲堃仪来的,却以苏祈掣肘,让他背上中了一刀,眼登时红了,步法不稳,提剑乱砍一气,也骇得刺客不敢近身,好在不多时,骆珉带了人来,才稳下局面。

苏祈却说什么也不回家去了,跟着又回了仲府,医官换药时也寸步不离。美么?美;痛么!痛,心痛。

苏祈趴在床边看他,他在月色中睁了眼,招了招手,笑道:“你哭什么,难不成是想你爹了么?”虚弱又欠揍。

苏祈摸了摸眼角,没有一滴泪,只是眼眶热热的,被骗了,却只是默不作声地脱了鞋,爬进了仲堃仪的被窝,避开了伤口,小心翼翼地揽在他腰上,“对不起,仲堃仪,对不起。”

仲堃仪眨了眨眼,欠揍地噗嗤一声笑了。

苏祈用软缎替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仲堃仪拿了缎子往台上一扔,揉了揉他的发,道:“别在意,睡吧。”

仲堃仪是真的不知道,苏祈看着他的睡颜,失眠了。

漆似的发被拂到苍白的面后,犹豫再三,没有血色的唇上落下了一个略重的吻,没有克制的……

苏祈再也没有晚间拖延了。



“你不记得,我便告诉你。”

看着他靠近的脸,仲堃仪挣扎着要起身:“苏祈,你容我再想想,唔……”

“当日我没忍住,如今如何忍的住?”苏祈臂上越发用力,“仲师兄讨厌我?”





(  ´^`° )两仪该如何回答呢,(´థ౪థ)σ hia hia hia~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