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关于《经筒过石桥》

本来的设定是仲堃仪孤独终老的,本子上有这么一段,是阿祈和仲堃仪的对话

祈:“闭门谢客只为让王上放心?”

仲:“苏仲如今是王上的依仗,王上苦,要让他安心。”“能做师徒,能做忘年交,但不能到那一步。”

祈:“我明白,仲大人百年后,身家性命不在,高床软枕不留,珠玉珍宝不带,也没有遗孀和子息让王上为难,只留得一室桃李,这些学子不会党争附会,不会争权夺利,个个都似你仲堃仪,护得天枢长长久久,气势不衰,但只有你能辅佐孟章,是也不是?!”

阿祈在表白时就知道,自己从小的一厢情愿比不得仲的公心,也知道仲在和自己相处的这些年对自己不是没有感觉,还知道仲对孟章是那种远远看着你好就满足的态度。

仲是大公近无情,用自己的一切为天枢献祭的,不过是在入朝堂前见到了让自己心动的孟章罢了,他并不打算打扰孟章,孟章也是心较比干多一窍,两人心照不宣的过自己的生活。

苏严的公心在于,在他心里天枢>世家,仲针对世家,于是他怼仲,后来世家和天枢只能留一个,他安顿好一切就爽快撒手了,和仲是精神上的知己啊。但是,对小白眼狼,坐享其成的孟婴也是有怨的。

表白成功后阿祈就给孟章当侍卫去了,孟章宽厚爱民,经过苏瀚的揽权后还愿意相信苏严,有胆识,且气度好,容貌佳,性格好,苏祈还是个17,8的娃娃,很容易就对孟章产生好感并受他爹的熏陶,公心>私情,就壮烈了。

公心是个与成全和舍弃离不开的词呀,写完后我总觉得仲对不起阿祈,但仲确实是个大公无私的人呀,今天算是理清了。    

仲是无根的香草,阿祈是被吸引千里相随的客,进而想给他一个扎根之所,倾尽柔情让他记住了温暖的感觉,学会了眷恋和左右为难。圣人,舍生,取义。阿祈和仲都是圣人呐,没有辜负,也不能恨抱负太大,只有造化际会,环环相扣,当真神奇。

就像石桥禅里的几个五百年过后,女孩放下了,石桥,大树都不再等待,那走过与触摸也就不再有期待,各自精彩与寂寞,两边安好。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六)

又名:经筒过石桥

我不懂敏感词在哪里(T▽T)

一直说有敏感词汇,发不出来,只能发截图了(T▽T)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四)
又名:经筒过石桥

两仪不发威,你当方方土是病猫吗( ̄y▽ ̄)~*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三)
         

            又名:经筒过石桥


少年人的绮丽心思瞒不了仲堃仪许久,他教了不久就借故公务繁忙,多让门客陪着了。

一日仲堃仪方得了闲,便立刻想看看苏祈的功课,苏祈交上昨日的文章,仲堃仪浏览了一番,指出其中的不当之处。其间,苏祈错也不错的盯着仲堃仪看,仲堃仪曲起食指敲了敲案,苏祈笑了笑,唤:“师兄。”

仲堃仪困倦地揉了揉眉间,道:“阿祈今年十七岁了罢。”

苏祈起身,在他的太阳穴轻轻的按着,为他舒解头痛,口上应着“是。”

“我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你明日便可不用来了。”

苏祈望着盘旋如丝的烟从金猊中升起,眼中晦暗不明。看着昏昏欲睡的人,他从架上取下厚实的披风为其盖上。口中喃喃:“师兄,甚是无情啊。”

仲堃仪睡的浅,身体明显僵了僵。苏祈看见了,索性坐下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说:“师兄,你这样怂,会被我爹看不起。”

仲堃仪心想:“我如果不怂,你爹倒是不会看不起我,只会提着四十米大刀来砍我。”

“师兄可还记得,我留宿仲府的那晚。”苏祈臂上力道收紧,“祈……”

仲堃仪睁了眸,颇为无奈:“我不记得。”


    却说,苏祈身份重要,如果出了事,即可挑拨苏上卿与仲上大夫的关系,又可打击苏上卿,学的晚了,仲堃仪总要亲自送他到苏府门口,看着门人接了,才回去。

苏祈贪恋两人共乘一车的时刻,总要拖得晚些。夜里也遇过刺,总被仲堃仪击退。直到一次,刺客人数不多,兵器奇诡,冲着仲堃仪来的,却以苏祈掣肘,让他背上中了一刀,眼登时红了,步法不稳,提剑乱砍一气,也骇得刺客不敢近身,好在不多时,骆珉带了人来,才稳下局面。

苏祈却说什么也不回家去了,跟着又回了仲府,医官换药时也寸步不离。美么?美;痛么!痛,心痛。

苏祈趴在床边看他,他在月色中睁了眼,招了招手,笑道:“你哭什么,难不成是想你爹了么?”虚弱又欠揍。

苏祈摸了摸眼角,没有一滴泪,只是眼眶热热的,被骗了,却只是默不作声地脱了鞋,爬进了仲堃仪的被窝,避开了伤口,小心翼翼地揽在他腰上,“对不起,仲堃仪,对不起。”

仲堃仪眨了眨眼,欠揍地噗嗤一声笑了。

苏祈用软缎替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仲堃仪拿了缎子往台上一扔,揉了揉他的发,道:“别在意,睡吧。”

仲堃仪是真的不知道,苏祈看着他的睡颜,失眠了。

漆似的发被拂到苍白的面后,犹豫再三,没有血色的唇上落下了一个略重的吻,没有克制的……

苏祈再也没有晚间拖延了。



“你不记得,我便告诉你。”

看着他靠近的脸,仲堃仪挣扎着要起身:“苏祈,你容我再想想,唔……”

“当日我没忍住,如今如何忍的住?”苏祈臂上越发用力,“仲师兄讨厌我?”





(  ´^`° )两仪该如何回答呢,(´థ౪థ)σ hia hia hia~

tbc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二)

             又名:经筒过石桥

河内水患,仲堃仪邀苏严在雁回楼商议对策,小苏计上心来,截了帖子,如此这般的吩咐了管家一番,去了雁回楼。

门开了,仲堃仪看见了一个缩了水的苏严,有一瞬间当机的脑子里翻滚着一句话:“此子神肖裘振!”那小眼神儿,那利落劲儿神似天璇国的上将军啊,尤其是抿起唇的时候,倔的咧!

“在下苏祈,问候仲师兄了。”小苏想,这距离是九岁那年后最近的一次了。

仲堃仪当时想了很多,很多,尤其是一条,我吃亏了吧(๑ŐдŐ)b,这小子至少该叫我仲大人或者仲叔叔吧!他在家难道管苏严叫苏师兄Σ(°Д°;差辈儿了吧!

不过还好他端的稳,“苏小公子有何贵干?”言辞间并不认可这个称谓。

苏祈知道仲堃仪是只狐狸,滑的紧,只笑了笑,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仲师兄约家父商量河内水患事宜的帖子被小子截下了,小子想用一刻钟时间问师兄几个问题,希望师兄不要怪罪。”

仲堃仪不喜欢说没用的话,只道:“问。”

“仲师兄为何不娶妻?”苏祈的神色真的real正直。

仲堃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曾想过。”

不曾想过,那是不是我提过后就会考虑了,小苏有了危机意识Σ(°Д°;“仲师兄家里还有何人?”

“族内有一从叔,本家父母已亡故,无有兄弟姐妹。”仲堃仪拨了拨茶末,举盏挡住了面。

“仲师兄策论写得如何?”

这是要干什么呀,仲堃仪表示跟不上少年的思维,给少年倒了杯茶,伸手示意。并答道:“不至丢丑。”

“那,祈可否到府上请教?”

不要用跟苏严一个模子的眼睛跟我撒娇!辣Σ( ° △ °|||)︴辣眼睛,仲堃仪想举袖挡眼。

“夫子与令尊都比我合适。”

“但我喜欢仲师兄。”苏祈抿了抿唇,“教我。”

内个,这狗狗一般的眼神闹哪样啊!姓仲的快要被裘振般利落的少年的一个眼神秒杀了啊。

“……”仲堃仪沉吟了一会儿,很是释然的笑了:“呵,只要苏严没意见,我便没意见。”言下之意,你自己去摆平你爹。

苏祈深深地看了仲堃仪一眼:“明日师兄下朝,我去拜访师兄。”

仲堃仪:“……”

苏严到了雁回楼,在仲堃仪很是诡异的眼神里总感觉自己仿佛被算计了什么。

苏严发现,乖儿子不穿绿色的衣服了(•̀へ •́ ╮ )不像缩小版的自己了<(`^´)> 好气哦

和原本想写的内容差了很多呐,还得刚把爹٩(๑`^´๑)۶

今天同样时间很紧的窝哟(῀( ˙᷄ỏ˙᷅ )῀)ᵒᵐᵍᵎᵎᵎ

tbc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一)

         又名:经筒过石桥


苏小公子的爹叫苏严,苏严和仲堃仪是政敌。

苏严搞不懂,自己乖乖的儿子,为什么会喜欢仲堃仪(ΩДΩ)

他俩不对付,满朝文武都知道,每天急赤白脸儿的掐,自己的儿子每天往仲府跑,让苏严很没面子啊!


仲堃仪认识苏严一年后,才知道他有个儿子,可见这个苏小公子平时有多低调。

而仲上大夫的威名苏小公子却是早有耳闻的。

比如:书房里,父亲又扔了笔,“仲堃仪!我苏严跟你势不两立!”

比如:饭时,婆子来告:“老爷被那个姓仲的气着了,公子先用膳吧。”

比如:“仲堃仪,这个哑巴亏,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没错,都是因为他的倒霉爹,那时候孩子才九岁,就惦记上姓仲的了。而当时仲堃仪在朝堂上只是个小小的通事舍人,年龄不过二十有四。

又一年,仲堃仪行事时受了伤,急着向王复命,白着唇打马过街,行贩叫骂:“那姓仲的气焰见长,当街走马,不怕伤人么,缺德。”

苏小公子问他:“那人可是仲堃仪?”

得了准话儿后,他在宫门口等过了晌午,等到了日头西斜,终于看到了那个黑影。他对跟着的人道:“你躲起来,等会儿不论看见什么都不要出来。”

他跑过去,看见仲大人刚从门洞的阴影里过出来的脸,脚下不察,绊了出去,扑在他怀里,仲堃仪痛的闷哼一声,抬起头,看见了个缩小版的苏严。



苏小公子开始频繁出入他倒霉爹的书房,对政事上起心来。

某天,他的倒霉爹又摔了笔,原来仲堃仪分了天枢商会的利,如今已是上大夫了。当晚打更的被苏府门口的几具黑衣尸体吓得尖声大叫,苏小公子只是抿了抿唇。



后来,苏严把愈发沉稳的孩子从宗学里提出来扔进了学宫。

小小的小苏和一群小小的孩子在南苑学习,但他可以凭身份去北苑士子们的经阁读书。

师兄们在谷雨日换上了新制的春衫,聚在经阁前看榜,闹哄哄的,让他静不下心来。

“这红鲤与黑鲤我一同买来,初时大小相近,后来我把红鲤养入潭中,喂以香饵……良禽择木而栖……众位师弟……”此声一出而众声静。

小苏隔着素纱幛的木窗看仲堃仪机辩唆诱时飞扬的眉眼,真真好看。

一声低而威严的怒哼,惊了仲堃仪,散了众师兄。看他急于向夫子解释的样子,小苏摇头笑了。




tbc今天时间不够,所以不能发完,明天继续✧*。٩(ˊωˋ*)و✧*。

今天和假酒太太聊天,窝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 ̄y▽ ̄)~*

给两仪找个小蓝盆友,或者找个比他大很多的蓝盆友(⊙x⊙;)看看反差 o(*≧▽≦)ツ ~ ┴┴

不知道怎么打tag😂😂😂轻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