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各国君王成鬼说之蹇宾小剧场
又名:蹇宾是如何成为一个弟控的

蹇宾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孟章的呢,大概是那时候吧,刚修炼出实体的时候。

那时,他见过他的小齐,刚有心情做修炼之外的事情,他想看看世界上自己唯二的同胞现在的情况。虽然天枢,天璇都是天玑的邻国,陵光王的名号可是如雷贯耳啊,但孟章,蹇宾对他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小齐谈论的仲堃仪口中的王上,而仲堃仪很少提孟章。另外,天玑和天枢是有一点仇的,有五座城池和六成粮食的结。想起鬼门关前那小小的一只,蹇宾当时简直不相信那是孟章!想不注意都难!于是,他取了铜镜来确定孟章的方位,不想,孟章的修为还是那么弱,以至于影像清楚的出现在了镜面上,那是少年的虚体,地点应该是……学宫。冥顽不灵,蹇宾当时是这么想的,何苦来呢!

眼前青青子衿与当日的规制无二,人却全然不同了,孟章不知道该去哪里,心里空落落的,又不想放任自己这样,就去了酒肆,两个文士在对饮,开封了一坛三十年的陈酿,孟章俯下身闻了闻,喉结动了动,露出为难的表情,虚体是不能吃饭饮酒的,但是真的很香啊……

孟章听见了笑声,压抑不住的,然后,后脑勺被一只大手蹂躏的不亦乐乎,“天枢的酒真有这么好么?你……”蹇宾说不出话了,孟章扭头看他,欣喜的表情,这是有多久没与人说过话了呢?这双眼睛,这双眼睛啊……哎!蹇宾听见自己心里说:“我原谅你了啊,让我天玑减产六成的孟章。”

“想喝酒就好好修炼呐。”

“好。”

“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呐。”

“好。”

“你要好好的呐,我和陵光都想看你好,我们都拿你当弟弟。”

“好啊。”

蹇宾替孟章擦了泪,眼眶也有点酸,仲堃仪有什么好呢,不会珍惜你……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