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仪苏]酬

苏严喜欢自己,仲堃仪得出这个结论时,端着假酒的手顿了顿,摇头而笑。

初出茅庐时,不意这位苏师兄竟是这样一个人。前阵子苏翰被判了流一千里,这叔侄俩遥遥一拜,尽了缘分,三日后,一杯自京出发的八百里加急鸩酒不避吾王耳目的送到了觞牢关,全了苏翰的体面。

苏师兄愿意为吾王出力,苏家是怎么培养出这么一个苏严的呢?

有时望着朝臣的面孔,仲堃仪会恍惚觉得自己还在学宫,自苏严与自己同殿为相,两人皆举荐学宫中品学出众的学子,为社稷尽心,有时还会在学宫偶遇,有不方便出手的事,两人也会互通书信,对方都会尽力去做,私下叙话不曾有过,朝上互怼却是常态。

那吊着眼角,用下巴看人的苏师兄,为何会喜欢自己呢?

吾王业已成年,对二相的终身大事十分上心,那天他私下里召见两人问询时,平日里狷狂的苏相口出了狂言:“比不上仲堃仪的,我不要。”

仲相摸了摸下巴,大内总管,你忍笑忍得很辛苦哦,我是不是该像公孙兄那样,用手试试苏严有没有偶感风寒,说了胡话,嗯?大内总管看见仲相振了振明黄大袖,干干地道:“苏相真会说笑。”

苏相瞥了他一眼,把快翻出眼眶的白眼翻回来,干干地道:“谁跟你说笑。”

而王上一副看的饶有兴趣的样子呢。

“来人,给苏府递帖子,就说我邀师兄申时过府小酌。”





tbc

评论(1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