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無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我爱上了倒霉爹的政敌(三)
         

            又名:经筒过石桥


少年人的绮丽心思瞒不了仲堃仪许久,他教了不久就借故公务繁忙,多让门客陪着了。

一日仲堃仪方得了闲,便立刻想看看苏祈的功课,苏祈交上昨日的文章,仲堃仪浏览了一番,指出其中的不当之处。其间,苏祈错也不错的盯着仲堃仪看,仲堃仪曲起食指敲了敲案,苏祈笑了笑,唤:“师兄。”

仲堃仪困倦地揉了揉眉间,道:“阿祈今年十七岁了罢。”

苏祈起身,在他的太阳穴轻轻的按着,为他舒解头痛,口上应着“是。”

“我也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你明日便可不用来了。”

苏祈望着盘旋如丝的烟从金猊中升起,眼中晦暗不明。看着昏昏欲睡的人,他从架上取下厚实的披风为其盖上。口中喃喃:“师兄,甚是无情啊。”

仲堃仪睡的浅,身体明显僵了僵。苏祈看见了,索性坐下揽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说:“师兄,你这样怂,会被我爹看不起。”

仲堃仪心想:“我如果不怂,你爹倒是不会看不起我,只会提着四十米大刀来砍我。”

“师兄可还记得,我留宿仲府的那晚。”苏祈臂上力道收紧,“祈……”

仲堃仪睁了眸,颇为无奈:“我不记得。”


    却说,苏祈身份重要,如果出了事,即可挑拨苏上卿与仲上大夫的关系,又可打击苏上卿,学的晚了,仲堃仪总要亲自送他到苏府门口,看着门人接了,才回去。

苏祈贪恋两人共乘一车的时刻,总要拖得晚些。夜里也遇过刺,总被仲堃仪击退。直到一次,刺客人数不多,兵器奇诡,冲着仲堃仪来的,却以苏祈掣肘,让他背上中了一刀,眼登时红了,步法不稳,提剑乱砍一气,也骇得刺客不敢近身,好在不多时,骆珉带了人来,才稳下局面。

苏祈却说什么也不回家去了,跟着又回了仲府,医官换药时也寸步不离。美么?美;痛么!痛,心痛。

苏祈趴在床边看他,他在月色中睁了眼,招了招手,笑道:“你哭什么,难不成是想你爹了么?”虚弱又欠揍。

苏祈摸了摸眼角,没有一滴泪,只是眼眶热热的,被骗了,却只是默不作声地脱了鞋,爬进了仲堃仪的被窝,避开了伤口,小心翼翼地揽在他腰上,“对不起,仲堃仪,对不起。”

仲堃仪眨了眨眼,欠揍地噗嗤一声笑了。

苏祈用软缎替他擦了擦额上的冷汗,仲堃仪拿了缎子往台上一扔,揉了揉他的发,道:“别在意,睡吧。”

仲堃仪是真的不知道,苏祈看着他的睡颜,失眠了。

漆似的发被拂到苍白的面后,犹豫再三,没有血色的唇上落下了一个略重的吻,没有克制的……

苏祈再也没有晚间拖延了。



“你不记得,我便告诉你。”

看着他靠近的脸,仲堃仪挣扎着要起身:“苏祈,你容我再想想,唔……”

“当日我没忍住,如今如何忍的住?”苏祈臂上越发用力,“仲师兄讨厌我?”





(  ´^`° )两仪该如何回答呢,(´థ౪థ)σ hia hia hia~

tbc




评论(14)

热度(15)